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科尔宾承认对劳动破坏负责,同时指责英国退欧,媒体



英国党魁说,他对民意测验感到遗憾,坚称反对派需要更好的战略来对抗“亿万富翁拥有和受影响的”媒体党的领袖杰里米·科宾周六指出,“亿万富翁拥有并受到影响的”媒体和英国脱欧辩论是关于工党在英国大选中惨败的,但他周六表示,他对党在民意测验中受到挫败负有责任。 “我们遭受了重大挫败,我对此负有责任,”科宾在《卫报》周六晚间发表的评论文章中写道。

自12月12日以来,在工党内部呼唤Corbyn领导人的呼声越来越高。此前,由总理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保守党赢得下议院365个席位,这是自党派领袖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于1987年最后一次获胜以来的最佳表现。跌至203个座位,这是自1935年以来的最差表现。科尔宾(Corbyn)周五表示,他将在明年初表示将继续领导该党度过“反思期”之后,于明年年初领导投票后辞职。

党内许多人都说,科尔宾的领导风格,他的社会主义政策以及对他的反犹太主义指责,是在消沉党的命运的一部分。然而,Corbyn及其支持者将无法与选民联系归咎于欧盟即将离婚以及媒体对投票箱殴打的强烈敌意。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宾(Jeremy Corbyn)在2019年12月11日东伦敦大选集会的最后一天(大选竞选的最后一天)发表演讲后与支持者和激进主义者打了手势(Tolga AKMEN / AFP)科尔宾在他的专访中重申,认为该党决定对英国脱欧进行更多投票或对2016年公投的结果提出异议的决定,对民意调查造成了伤害。

“该国在英国退欧问题上的两极分化使得双方在选举方面都有强大的选举支持变得更加困难。我相信,我们为被某些人视为跨越,分裂或重新进行公投付出了代价。 ”他写道。他还指责“过去四年半来媒体对工党的袭击”,他形容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凶猛。他写道:“任何支持真正变革的人都会受到媒体的全面反对。” “党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战略来迎接这个亿万富翁拥有和受影响的敌对行为,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其转化为我们的优势。”

在《星期日镜报》上发表的一封信中,他提出了许多相同的观点。他写道:“对不起,我们很抱歉,我对此承担责任。”活动家在2018年9月4日,星期二在伦敦举行的劳动国家执行委员会会议之外。 (Stefan Rousseau / PA通过AP)他没有提到在两方面都动摇了党的反犹太主义丑闻,并且他声称,他强硬的社会主义议程“赢得了辩论并重写了政治辩论的条件,而不是让选民投了反对票”。

英国首席拉比曾暗示,反犹太主义是党内的“新毒药”,已被“从最高层批准”。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电视采访时,科宾未能挫败这场争论,回避了多次道歉的机会。英国的犹太社区。英国广播公司(BBC)周五问他是否应为该党的演出负责。他回答说:“我已竭尽所能领导该党……自从我成为领导人以来,成员人数增加了一倍以上,该党发展了严重,是激进的,但宣言和费用都很高。”

 在选举日当天对表示自己不支持工党的选民进行的一项 调查发现,有43%的人认为工党领导是主要原因,其次是英国脱欧立场(17%)和经济政策(12%)。在英格兰北部失去席位的许多工党议员之一前国会议员海伦·古德曼(Helen Goodman)告诉英国广播公司电台节目:“最大的因素显然是杰里米·科宾当选领导人不受欢迎。”

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在2018年9月2日在伦敦举行的犹太工人运动大会上发表讲话。 (Dan Kitwood / Getty Images / via JTA)对Corbyn持高度批评的玛格丽特·霍奇夫人(Dame Margaret Hodge)直接称他为反犹太人,在竞选中一直保持席位。她在周六说,她“摆脱了沮丧和悲伤……转为愤怒,因为这是我们本该赢得的选举。”

“我们对英国退欧的软心是个问题。我在门口碰到的时候是杰里米自己的领导,这是我们提供的经济学,他们喜欢想法但不相信,他们认为我们是一个讨厌的政党,源于反犹太主义。” ,是犹太人。团结工会主席伦·麦克卢斯基(Len McCluskey)一直支持科宾,直到选举结束,他周六才对他开庭,称自己的宣言是“一种无节制的政策热潮,似乎立即为所有人提供了一切……使选民的信任度低落[同时]掩盖了党的优先重点。”

在英国《赫芬顿邮报》上的一篇文章中,工党领袖还指责科宾“在党内未能为党内的反犹太主义道歉,从而掩盖了对该问题多年的处理不当。”失去保守党席位的犹太工党议员露丝·史密斯(Ruth Smeeth)敦促科宾“宣布他今天辞去工党领袖职务。” 他应该在很多月前就走了。 ”史密斯(Smeeth)领导了犹太工人运动,该运动在周四的大选前与科宾(Corbyn)决裂,指责他为反犹太主义。

她说:“由于我们领导人的行动和我们领导人缺乏行动,我们已成为种族主义党,讨厌党。”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宾(Jeremy Corbyn)在一次集会上在舞台上发表演讲,当时人们聚集在伦敦的白厅(Whitehall),抗议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反唐纳德·特朗普的国事访。

周五早些时候,科宾(Corbyn)表示他希望主持一个“反思”期,在该期中该党将重新集结。该战略似乎旨在确保“科宾主义”(他对欧洲式社会主义的拥护以及对国家的扩展作用)–更换后不会结束。然而,他可能会受到工党人士的强烈反对,工党希望该党重返政治中心,而托尼·布莱尔,戈登·布朗,甚至埃德·米利班德等更成功的人物也都定义了工党,后者曾在2015年被保守党击败,但不会遭受如此巨大的负担。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