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中国人在肯尼亚:带来投资,也带来种族歧视?



肯尼亚鲁伊鲁——直到去年之前,26岁的理查德·奥钦(Richard Ochieng’)不记得自己曾直接经历过种族歧视。他是一个孤儿,在维多利亚湖附近的村庄长大,身边所有人都跟他一样是黑人,那时他没有遭到歧视。他在肯尼亚另一个地方的大学求学,那时他没有遭到歧视。直到一份工作把他带到了鲁伊鲁,这个首都内毕罗边缘快速发展的乡镇,在那里,奥钦在一家扩展到肯尼亚的中国摩托车公司找到了工作。

随后,他的新上司,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中国男人,开始称他为猴子。他说,这发生在他俩外出销售,看到路边一群狒狒时。“你的兄弟”,他说,他的上司喊叫道,并撺掇奥钦与这些灵长类动物分享一些香蕉。他说,这种情况又发生了一次,他的上司把所有肯尼亚人称为灵长类动物。奥钦感到羞辱与愤怒,决定将上司的粗语录下来,正好抓拍到他说肯尼亚人“像猴子一样”。

他的手机视频于上个月广泛流传之后,肯尼亚当局迅速将这名上司驱逐回中国。然而,这一事件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而是引起了肯尼亚国内越来越多的焦虑,并且引发了更为广泛的讨论。随着肯尼亚积极接受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许多肯尼亚人怀疑这个国家是否在不知不觉中迎接强大的外国人大量涌入,这些人正在塑造本国的未来——同时也带来了种族主义态度。

对于这个国家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问题,许多肯尼亚人,尤其是年轻的肯尼亚人,并没有预料到在21世纪还会面临这个问题 。肯尼亚或许确实曾是英国殖民地,白人占据统治地位,而黑人则被迫在脖子上戴上身份证件。但它自1963年以来一直是一个独立国家,带着一种该地区最稳定的民主国家之一的自豪感。标准轨铁路尚未完工的一段。标准轨铁路是由中国建造、一段长达300英里,连接内罗毕和蒙巴萨的铁路。

标准轨铁路尚未完工的一段。标准轨铁路是由中国建造、一段长达300英里,连接内罗毕和蒙巴萨的铁路。今天,许多肯尼亚年轻人说,种族歧视大多是他们通过历史课和外国新闻间接了解到的一种现象。但是,该地区不断增加的中国劳动力所带来的歧视性行为让许多肯尼亚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在他们的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联系的时候。

“他们是拥有资本的人,但我们想要他们的钱,同时也不希望他们在我们自己的国家以非人的方式对待我们”,30岁的戴维·基纽瓦(David Kinyua)说道,他管理着鲁伊鲁的一个工业园区。 鲁伊鲁是几家中国公司的所在地,其中包括奥钦工作的摩托车公司。过去十年来,中国在非洲各地大规模放贷、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为了支付这些项目所需的资金,许多非洲国家向中国借款,或是依赖于例如石油贮藏这样的自然资源。

核算成本时,非洲国家基本上关注的是越来越多的债务,偶尔才把把重点放在中国一些公司剥削劳工的做法上。但在内罗毕这里,在关于中国势力不断扩大的讨论中,关于种族主义和歧视的担忧越来越多。在内罗毕,二、三十岁的工人们相互诉说着他们目睹的关于种族主义和歧视的故事。一人描述说她看到一名同为女性的中国经理因为一个小失误,扇了她肯尼亚同事耳光。

其他肯尼亚工人解释了他们办公室的卫生间是如何以种族进行区分的:一个是中国员工专用,其他则是给肯尼亚人使用的。另一名肯尼亚工人描述一个中国经理指示肯尼亚员工去疏通被烟蒂堵塞的小便池,尽管只有中国员工敢在里面吸烟。在内罗毕有一批中国餐厅在中国人那里很受欢迎,“丝之面”就是其中之一。

要确切计算出在肯尼亚的中国人口很难,尽管有一个研究团队估算该数字约为四万人。许多人都只在这里待几年,是数以百计的中国公司中某一家的员工。许多员工都一起住在大型住宅区里,乘坐大巴上下班,这导致他们与肯尼亚人没多少社交互动。“因为这种隔绝、缺乏融合,通常他们都不太了解当地情况,”曾在内罗毕居住过的中国环境保护主义者、前记者黄泓翔说。“他们不太清楚该如何与外部世界互动。”

此外,许多人来到这里时都带有一种文化、种族方面的等级观念,这种观念通常将非洲人置于底层,前《纽约时报》记者傅好文(Howard French)表示,他著有《中国第二大陆》(China’s Second Continent)一书,该书于2014年出版,记录了在非洲定居的中国人的生活。甚至在一个由国家出资的大型项目中,也出现了关于歧视的指控,该项目为一个全长300英里、连接内罗毕和蒙巴萨的铁路,由中国建造。

这列车已经成为了进步和中肯合作的国家象征,尽管积极的评价有时候被其40亿美元造价的阴影所掩盖。但在七月,肯尼亚报纸《旗帜报》刊登了一份报告,对中国管理下肯尼亚铁路工人所处的“新殖民主义”氛围作出描述。报告说,一些人遭受了侮辱性惩罚,并且除了记者在场的时候,他们不让肯尼亚工程师开火车。

这是一个尤其爆炸性的说法,因为在该列车的首次通车时,两名肯尼亚女性开车的新闻获得了不少报道,当时该国总统乌胡鲁·肯雅塔(Uhuru Kenyatta)也在车上。去年,乌胡鲁·肯雅塔挥舞旗子让一列货运火车在中国建造的铁路上首次通车,开往内罗毕时,旁边的人们在欢呼。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几名现任及前任火车司机确认了只有中国人能操作火车的说法,对一系列带有种族主义的行为进行了描述。“穿上制服,你看上去就不像猴子了,”24岁的弗雷德·努比(Fred Ndubi)记得他的中国主管这么说。和他一起的两名工人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自那之后,努比就辞掉了铁路上的工作,他说,为了负担火车司机所必须的培训费用,家里卖掉了四分之一的田地。

“我们就站在那里,问他‘你怎么能叫我们猴子呢?’”努比回忆道。有迹象表明,政府内部也有一些人在作出抵抗。上个月,肯尼亚警察突击搜查了中国一个官方电视频道在内罗毕的的总部,几名记者一度遭到拘留。该行动的时机让很多人觉得很是奇怪:同一周,肯雅塔总统在北京,这引发了肯尼亚政府内部是否有人想造成外交纠纷的疑问。

奥钦及其他工人的经历体现出两国关系的未来。他谋到的是一份销售的工作,觉得这份工作能带来广阔前景,但当他去上班时,他发现了另一个现实。他说,工资只是一开始告诉他的数字的零头,并且还要因为一大堆违规行为扣钱。“不准嬉笑,”公司规章制度中印着这么一条警告。每迟到一分钟——鉴于内罗毕出了名的糟糕交通,这有时候是不可避免的——都会受到严重罚款。

他说,某个员工迟到15分钟,可能就会被扣掉五、六个小时的工钱。26岁的柳佳奇是一名中国经理,他的所作所为尤其突出。有时候他笑容满面,为人和蔼,奥钦说,但一遇到给钱的问题,或是有事情出了差错,柳佳奇对下属的态度就变了。奥钦在一次上门推销中把销售册子落在了车里,必须暂时离开回去拿,他说,那时候柳佳奇叫道,“这个非洲人太蠢了。”

去年,内罗毕标准轨铁路终点,中国员工帮助那里的乘客。他说,但最痛苦的莫过于那些关于猴子的侮辱性言语——这种非人化的形容曾被用来作为奴隶制和殖民的正当理由。奥钦表示,他抗议过好几次,但那些说他们是猴子的言论并没有停止。“太过分了,”他说。“我决定,‘让我把它录下来’”。奥钦录下的咆哮发生在一次出门推销出了差错之后,奥钦问上司为什么要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因为你是肯尼亚人,”柳佳奇解释说,并且说所有肯尼亚人,就连总统,都“像猴子一样”。奥钦接着说,肯尼亚人可能曾经受过压迫,但他们自从1963年后就是自由人了。六月,对铁路一部分进行视察的人员。“像猴子一样,”柳佳奇回答道。“猴子也是自由的。”视频开始广泛传播的一天后,柳佳奇就被遣返了。我们无法联系到柳佳奇置评。那个视频是两种文化间冲突尤其明显的表现,许多人补充说视频在首都的肯尼亚人和中国人之间造成了明显的冷淡。

“视频的影响很大,”内罗毕一家面馆的中国经理维克多·齐(Victor Qi)说,并且补充道自那之后,来用餐的黑人顾客似乎变少了。视频出现后,这家摩托车公司的一位领导将柳佳奇的行为称为“令人遗憾的违规行为”,而一名中国大使馆发言人则表示,“这名年轻男子的言论及个人感情不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看法。”

奥钦表示,他听过殖民主义的故事——“我们的祖先所经历过的”——并且担心中国人会让肯尼亚倒退,而不是像中国领导人认为的那样带着肯尼亚前进。“这些人是想把我们带回到那个时代,”他在自己与妻子和两岁儿子共同居住的小屋子里说。墙上挂着一幅海报,上面有以弗所书的一节。海报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两本由于经常使用、书页都折了角的《圣经》。“有一天我会告诉我儿子,在你小时候,我因为是黑人而被人看不起,”他说。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