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如何看待社会不平等问题,《自然》杂志给出最新答案

平等是必须保障的,分配不公平是常态,平等是在同一规则下因为能力不懂导致的分配不同没有任何问题,现痛点是有人破坏游戏规则,靠破格获取获得社会财富,导致是不公平。这是大家不能接受的。这也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研究人员利用数学模型和行为实验对人类社会的不平等问题进行研究,结果显示,在分配上的适度不平等有利于提高效率,但如果差距太大的话,就会抑制人们的继续合作。

“平等”是一个见证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主题,包含着调整人与人关系的最朴素的理想,古今中外,类似的社会思想都有存在。而认识和追求平等的过程中,自然也离不开对现实世界中存在的种种“不平等”的考量。

“平等”和“不平等”成为各类社会组织形态维系成员合作的其中两股重要力量,大到国家,小到公司、家庭,有人的地方,就要处理类似的社会关系。那么,如何看待社会上存在的不平等呢?

2019年8月22日,著名的《自然》杂志(Nature)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阐述了学术界对这一社会困境的理解:一方面,无论人与人之间能力差距如何,分配上过度的不平等都会抑制人们继续合作,但另一方面,如果一个组织中个体间生产力确实存在差距,那么分配上适度的不平等对维系合作关系是有益的。

让高效率的人更有动力

“这背后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做某项工作效率很高,那他就有相当高的动力去做贡献,更可能把获得的收益捐给别人,另一方面,这里面有一个整体效率的提高,通过公共产品的设计,那些高生产力的人所做的任何贡献将使每个人受益。给生产力更高的人更多回报意味着公共利益会成倍增加。”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商学院经济学家奥利弗·豪瑟(Oliver P. Hauser)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基于生产力的差距,分配上的适度不平等既有利于合作的继续,也有助于提高公共利益。

这些发现是基于数学模型和行为实验,在模型中,有将人与人的差异等不平等的来源等因素考虑进来。行为实验则是通过公共利益游戏,模拟的正是社会合作中的不平等现象。在这项对合作中抽象不平等现象的研究里,有几个基本的元素:个体、组织、合作、分配、贡献。

比如可以将其具体理解为一个公司,同事们合作完成某项工作,然后获得工资,也可以理解成一个国家,人们分工、劳动、获得回报、纳税等等。不同的回报会影响人们继续合作的意愿,如果合作只进行一次,很容易发生背叛,重复合作则需要合作者都接受一定原则。公司或者国家等想要的是整体效益最大化,如何对待效率和分配上的不平等就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让高生产力的人获得更多不是没有限制的,还要警惕合作的瓦解。该研究的共同第一作者,奥地利科学技术研究所的科学家克里斯蒂安·希尔贝(Christian Hilbe),主要研究数学在描述人类行为中的应用以及进化等。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适度的分配不平等的话,人们还有足够的影响力去牵制住彼此,但差距太大的话,这种影响力就会消失,穷人会受到更有权势的富人支配,原先的穷人和富人都会丧失继续合作的意愿,“人们都没有动力去为公共利益继续做贡献,合作会迅速瓦解。”

不平等的社会风险

那时,收入高的人不愿为公共利益做应做的贡献,收入低的人又没有能力去做更多贡献。不论是公司中合作的瓦解,还是国家中人与人之间合作的瓦解,对组织中的公共利益都将造成巨大的冲击。

“我们研究表明,不平等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伤害到所有人,因为诸如医疗、教育等许多很好的机构正属于我们能从中受益的公共利益产品。”奥利弗·豪瑟等人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对于政治角度的不平等而言,如果政策制定者不采取行动将不平等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的话,可能会损害人们合作的意愿,从而降低维持公共产品的能力。至于真实世界中,不平等的‘合理’限度是什么,仍有待继续研究,但我们在当今世界上观察到的许多国家的极端不平等的程度可能已经超过限制了。”

根据经合组织(OECD)所能获取的部分国家的数据,南非、墨西哥、智利、土耳其等国的不平等程度处于较高的位置,尤其是南非,基尼系数超过0.6。一般认为,基尼系数超过0.4就可以认为该国收入差距较大,超过0.5属于收入悬殊。发达国家中收入差距最大的是美国,大约0.39,逼近0.4,冰岛、挪威、丹麦、芬兰等北欧高福利国家差距相对最小,大致在0.25上下。

而不平等与社会问题之间的联系已被各类研究广泛地指出。社会上,不平等是社会暴力、人际不信任、青少年怀孕等现象程度的重要预测因子,收入越不平等的地方,离婚率、破产率等可能也会更高。

可以说,如何更准确地认识、把握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程度,及其相关影响,对包括社会治理在内的公共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

公平与平等的差异

但何为平等,何为不平等,就像贫穷和富有一样,虽然说得人很多,但区分起来却并不容易。

早在2017年,耶鲁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蒂娜·斯塔曼斯(Christina Starmans)就曾在《自然·人类行为》发表的研究中解释过人们关于社会“不平等”的一个看起来矛盾的现象。学者、公众谈及经济上的不平等,都会认为人人平等是一个重要的社会目标,但是你要问他们希望在他们的国家怎么去分配财富,他们却都更倾向于选择一个不平等的社会。

这种看似相反的观点,其实主要在于混淆了概念。来自实验室的研究和跨文化的研究,尤其是针对婴儿和低龄儿童的研究都显示,人天然地更喜欢公平的分配,而不是平等的分配,如果公平和平等发生冲突,人们会选择公平的不平等,而非不公平的平等。

至于为什么人们会选择不平等,一般认为可能与自私和流动等动力有关。有研究发现,达到基本标准后,相对更富有的人整体幸福感更高,自私会驱动人们想比周围的人多得到一些,即便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而不平等所带来的前进的动力让一些人相信,这有助于保持社会流动性,对贤能统治越推崇,对不平等的容忍力越强。

谁是能力更强的人呢?“现实世界中,通常很难理解人的效率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其所处的环境和任务,人们对有多少钱才算穷人或富人可能观点也不一致,这些都会影响人们对提供公共产品的感知。”克里斯蒂安·希尔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的研究是抽象的,是对现实世界的简化,真实的世界比这要更复杂,关于诸如高生产率的人获得生产力优势的方式不正当等问题,这些还有待更多研究去解答。至于目前,至少可以知道,对于“不平等”问题,任何绝对的肯定或否定可能都是不合适的,理解它的影响,要考虑其程度。

真相绝对平等,表现在现象上有平等和不平等两种。 不平等若表现在道德方面,决定这是灾难,优势方欺负剥削弱势方,因而造作罪恶错因果招感恶报。 不平等若表现在物质方面,决定这是果报是追着业因跑,是业力的作用,果报现前。 拥有强大的福报的人,虽然现在做坏事,但他仍然过着富裕的生活,直到福报享完,恶报现前。 没有福报的人,虽然现在很努力工作劳动,甚至行善积德做慈善,但是,福报没有现前,还要过艰难贫困的生活,此时,有人布施给他,度过青黄不接的一段时期,就不会受苦。

在国家社会管理上,根据道德修养,学问修养,奉献立功表现不同,分配也相应不同,这种'不平等'正是体现平等。如果平均分配则是表显了不平等,赏善罚恶是自然真相,赏罚制度的建立也要遵循这一自然真相。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